返回捌、  之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顾言默听到冉夕寒这么说,心里乐得都开花了,心情也轻松了就伸手去点了点冉夕寒的鼻尖撒娇,「那你都不告诉我,我这么没有魅力啊。」

冉夕寒宠溺的笑道︰「你不也是吗,都不告诉我。」

说完他就躺到了顾言默腿上,顾言默一下一下轻抚着冉夕寒的头发,冉夕寒侧身转向顾言默面对着他,听不出语气,平静缓慢的说道:「我一考完高考就跟家里出柜了,那时候因为爸爸不能接受有个同性恋的儿子,就直说没有我这个儿子,后来真的吵得不可开交,家里先是天翻地覆,直到最后完成死寂,低气压到了冰点,妈妈只好哭着塞了钱给我,让我先到首都来,等过一阵子爸爸冷静一点了再回去,其他事情到时候再说。」

冉夕寒在讲的过程中,顾言默就静静的听,只是还摸着他的头发,像是在说我会陪着你一样,让冉夕寒有勇气接着说下去。

「之后我就没有再回去,只有跟妈妈通电话,直到这次春节。回家之后的几天我跟爸爸虽然还是有些尷尬也不太讲话,但跟一开始相比已经有很明显的改变了,我就想说可以认真的跟他们说我的想法了的时候,没想到一提起爸爸还是很反弹,他一气之下出去喝了酒,结果出了车祸。因为怕爸爸醒来后看到我再动肝火,所以我还是没能在他身边等他醒来,只能在他出院时远远的躲在角落偷看。」说到后面冉夕寒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闷,但顾言默鼓励似的抚摸和他带给自己的安全感让冉夕寒能够继续向他倾诉。

顾言默微凉的指尖抹掉了冉夕寒颊上的泪滴,温情的看着他:「会慢慢变好的,不要担心,以后我都会陪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面对了。」

过了一会,冉夕寒坐起来,和顾言默面对面,看了一眼天空和大海,「岁岁年年间,有无数潮起潮落。山野苍苍间,我如若蚍蜉夏虫。」说完停顿了一下,又看向地上写着的字,手指划了过去。

他转回望着顾言默,把带着细沙的手放在顾言默的胸口,神情坚定的继续说:「年华曾得你相知,我便不再忧。」满心的幸福让冉夕寒笑的眼睛都瞇了起来。

冉夕寒的告白在顾言默心上绽放了无数烟花,五彩繽纷,绚丽又灿烂。

一下子突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就用行动表示了他的回应。

顾言默拉着冉夕寒站了起来,轻扶他的腰,和他的额头相抵着,噘起嘴用力的碰了碰冉夕寒的唇,不一会儿又重重的碰上去,发出大大的声音。

一下一下撞上来,冉夕寒终于忍不住抬手捏住他又准备凑上来的嘴唇,顾言默皱着眉瞪大了眼睛看着冉夕寒,有点滑稽的样子害得冉夕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过在顾言默忿忿地把身子挤进自己的两腿间,托着他腰的手用力紧了紧后,冉夕寒看着顾言默皱着眉一脸认真却不影响他生貌的清雋,又双颊发烫的抿着唇了。不过这次他不再逃避顾言默的视线,他想要顾言默,更想要顾言默知道自己的心意,终于他鼓起勇气。

他脸上铺着红晕,略带撒娇的哼哼,抱住顾言默的脖子,用嘴唇蹭了蹭他的。

看冉夕寒这般主动的讨好,顾言默哪还能假装扳着脸,他一手扣住冉夕寒的后颈,痴迷的吻了上去。

冉夕寒圈住顾言默脖子的手,纤长的指尖拨弄着顾言默的头发,他偷偷睁眼看到顾言默微微颤抖的睫毛,融化了他最后的胆怯,心中一笑才又闭上双眼,回应他热烈的吻,唇舌捲濡,如痴如醉。

冉夕寒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了他,是信任和依赖。

苍穹之下,沙滩上留下的“人生乐在相知心”是顾言默和冉夕寒的宣誓,两双深刻交错着的脚印是他们的印证。

他们手牵着手回去,悄悄进去。别墅走廊的灯在客厅旁边,顾言默出门前特别留了下来没有关掉。他们要先把灯关掉再上楼,就顺便关心一下打地铺不回房的纪飞然和舒国述。

里面还亮着一盏小灯,透过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纪飞然模糊的说着梦话显然已经熟睡,而舒国述却没睡,他侧身撑着头躺在纪飞然身边,目光一动不动看着纪飞然的睡顏,手指犹豫的扫过纪飞然的瀏海,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彷彿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珍贵的艺术品。

顾言默和冉夕寒从玻璃门外看进去,相视一笑,就收回了放在门把上的手,便牵着手上楼。

「我从来没看过舒国述露出那样的表情。」回到房间的冉夕寒跟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样兴奋的笑个不停,「难怪他今天会破天荒的睡地上。」冉夕寒就一直觉得奇怪,要是平时舒国述不管喝得再多再累,都一定会撑到上床才睡,现在他是终于知道原因了。

舒国述平常老是板着一张扑克脸,是一个特别严肃、原则至上的人,看上去跟冷面阎罗一样。虽然有颗温柔的心,但是那副面摊脸实在让不熟的人不自觉的想倒退三步,尤其是自从他们认识以来,舒国述对纪飞然各种疯癲的行为,要不是懒得理会不然就是直接泼他冷水,所以今天在冉夕寒发现舒国述看着纪飞然那深情的眼和温暖的笑容之后,会反应的那么惊讶激动也不能怪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