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贰拾贰、  之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g市,一个湿漉漉的城市,盪着水韵,飘着酒香,使人沉醉。在幽幽泛起的小桥流水中,这里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顾言默站在尘封的房子前,有些恍惚。

这里是他心心念念的城市,这个家曾是个惊喜,但现在却什么也不是了。

不得不说,顾言默还是个挺浪漫的人,什么都喜欢惊喜,只是往往因此而错过时机,成为遗憾。冉夕寒说他想在这养老,所以刚毕业的他偷偷的努力攒钱买房装修。那次工作他特别认真,因为结束后钱就终于存够了,却没想到这份礼物再也送不出去。后来他还是把房子买下来,也按照计画请人装修,只是在那之后便没有在踏进去过。

今天,他重新站在这里,脚边的两个行李,一个是程子曦的。

一路上他都误打误撞的走来,当恐惧佔据他的心房,他自以为逃避的蹉跎,歷经风化,被雨侵蚀。现在,他不知道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有一种感觉,让他不想再去思考。

躲着,避着,风霜过后,他是自私的。

闪着,骗着,自私的沉迷在一个短暂的梦境。

他蒙蔽的面对这空白的黑暗,身后跟着相似的温柔的包容。

按下把手,温馨的装潢映入眼帘。不同于顾言默在a市的家,这里波希米亚风格看得出来设计师的自由不羈,木质的地板上,阳光透过大片的落地窗,洒在中古的家具上,被赋予了新的生命。

房子里,喧嚣已然模糊,时间彷彿凝固。

只不过,这个房子也特别空旷,程子曦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这里除了这些大型家具,其他什么也没有。

程子曦看了一圈,察觉到这是一个没有人气的宅子,一会儿才斟酌着开口:「这个房子……」

两人的呼吸声在空气间回盪交融,让这空荡荡的房子多了一分家的气息。

顾言默好像也知道他想问什么,自然的转了过来,挽起袖子的手插在腰上:「你先休息一下,晚一点我们再去添一些用品。」

「楼上有两间房,看你要睡哪间都行。」顾言默指了指旁边的楼梯说道。

程子曦看顾言默把外套脱掉,又把衬衫袖管捲起,似乎没有要回房间的样子,他又怎么好意思自己去休息,便开口提议:「你要整理吗?那你等我,我去换个衣服就下来。」说着,程子曦就拎起行李,一溜烟跑不见了。

不同于之前在酒店房里穿的,程子曦换了一身简单的衣着,是方便活动的。碎碎的瀏海盖在额前,明明是很居家的搭配,却多了一分清新可爱。

或许是一种“家”的错觉,顾言默觉得此时被阳光浸染的程子曦让他的心像浪花后的沙滩,波清浪微,归于平静。

好在装修的工人留了一些基本的清洁工具在院子里。不管发愣中的顾言默,程子曦咚咚咚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头巾被程子曦绑在头上,一支手拿着扫把畚箕,一手拿着拖把水桶,手臂上还掛着抹布,充满干劲的样子。

「……」

顾言默眨了眨眼,傻了。

「要先打扫对不对?」

「呃……对……」

不理睬一旁还傻着的顾言默,程子曦儘自扫了起来。等扫了大半间客厅了才问道:「我扫完你拖吗?」

「!!喔,好。」顾言默终于反应过来,拎起被扔在旁边的拖把和水桶,去厨房打水。

装完水回来,程子曦已经扫完地了,正拿着抹布要擦那一大面的落地窗。谁知可惜他一米八的身高,玻璃最上面大概五公分的地方任他怎么掂脚也勾不到。

所以当顾言默提着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程子曦一跳一跳努力想要擦玻璃的画面。

「……」

正懊恼着自己窘境的程子曦,突然感觉背后一个温暖圈住了他,头上的东西罩住他的脸上多了一道阴影,然后就是贴上来的手。

背后、手上,软软的、热热的,还有扑通扑通大力跳动的声音,不知道是身后那人的,还是自己的。

「上面我来吧。」低沉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程子曦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顾言默带笑的眼睛,还有微微勾起的嘴角。

不过仔细看又好像有什么不对……

「顾言默!你笑我!!!」

顾言默侧身过来,半蹲着像看炸毛的小孩一样,调笑着看那瞪着的眼睛,双手举起,故作投降状:「不不不,我哪敢啊。」说完抬手揉了揉他的头。

这下程子曦是真的炸了,一把就把抹布甩到他的手上︰「你!自己擦吧你!」

「是是是,晨曦曦大人!」大人两个字还讲得特别重。

盘着腿坐在旁边地上的程子曦,看他上面都擦完了,气也差不多消了,一个人不做事坐着也不安,便又去把抹布抢了回来。

「给我啦,下面我来……」气消了,却没有台阶下,他说话也就没有刚才的底气了。

顾言默憋着一口笑,偏偏程子曦头低低的,弄得顾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