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F; ?> 比赛_解方程(校园,1v1)_污书屋
返回比赛  落日自贩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迟昭尔把方程送回家后,就准备去c馆打篮球了。方程惊讶于这只猴子竟然有这么多的精力能用?

迟昭尔看着她惊讶的神情骄傲地扬了扬下巴:“我这叫年轻勇敢有力气。不像你天天只知道窝在家里。下次我高低抓…诶诶诶怎么就关门了?”

方程听着门外的拍门声,嘴角一抽一抽。果然,傻大个。

“噔。”微信突然响了,迟昭尔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着“方程向你发了一条信息。”哟呵,她还知道她有手机啊?迟昭尔一脸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表情。

“记得做题。”方程给他发的消息永远是短小精悍。

距离他们上一次聊天还是5月初拍毕业照的时候,她甩过来了一张他的侧脸。要不是这张照片里他刚好在叫方程,他还真以为是她偷拍的。

后来他也问了方程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方程说是陆媛拍的,她觉得这张你好看,让我给你。

他们不知道的是,陆媛是她两的粉头,这张照片两个人的恋爱感直接拉满。

“知道咯,小心被我反超。”迟昭尔觉得这样差一点很酷,于是他又配上了功德gif,乐呵呵地发出去后,便向他的球馆出发了。

“哟,今天不需要掀被子了?”方程挑着眉看着已经在吃早餐的迟昭尔,阴阳怪气道。“今天看不到我诱人的身材,失望了吗?”迟昭尔的回复依旧和他这个人一样欠。

方程没有理他,直接走进了书房,打开书就开始继续复习今天的课堂内容——关于函数的运用。

当然,不想成为败者的迟昭尔,这段时间一边刷课上没做完的题,一边预习下一章节,紧赶慢赶地终于追上了方程的进度。

她看书?那他也看。迟昭尔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随后也进入了书房。

等张哲进来时,看到两个人都在认真读书的画面,少年少女间因为成绩而斗气的磁场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他可以明显感觉到方程是努力型天才而迟昭尔是天赋型选手。

两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闪光点,唯一相同的地方的就是那份勇往直前的冲劲。他突然就很好奇,三年后,这两个少年少女是什么样子的。

“今天的题目会有一点难,涉及到了下周一的课程,你们可以先试着做一下。”张哲布置好课后作业,这次的题目有百分之30涉及到了后面的函数题,他正好想看看这两个对手会为了打败对方做到什么程度。

“好的张哥。”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答道。本来方程还是老老实实地叫着张哲——张老师,后来张哲觉得张哥这个称呼更能拉近他们三个人之间的距离,毕竟补课也不是为了固化大家的思维。

迟昭尔听到张哲选了他的称呼高兴的蹦了起来,好像是打了一场胜仗,骄傲搭在张哲的肩上,挑衅地看着方程。

方程对于这种无聊的较量一般都置之不理,毕竟她从没有把这傻大个放进眼里。当然,她最后也是改了口。

方程粗略扫了一眼题目,暗想:简单。在跟张哲告别完,迟昭尔就去准备午餐,而方程则是收拾两个人的桌面。

因为方程是真的除了对学习上心,其他的事一概不管。不爱吃外卖,又不爱动,还有那次的破伞事件,让她更不愿意跟他出门吃饭了。

迟昭尔咬咬牙只能被迫下厨。毕竟苏姐也一直交代他补完课也要照顾下方程。

很快简单的两菜一汤就好了,迟昭尔越想越委屈,自己周一到周五都要像个家庭妇男,浪费时间在家里给方程做饭,于是没好气地叫道:“方程!吃饭!”

方程从书房走了出来,关于迟昭尔做饭写点,她不得不承认是有点继承苏姨的手艺,也挺符合她的胃口。所以这段时间就是他做饭,她洗碗,分工合作。

方程想着天天蹭学习蹭饭的自己,破天慌地说了句:“今天的题目,你要是不会,可以来问我。”

毕竟,上一次她跟他讲题已经是六年级的事情了,后面她越看迟昭尔越不顺眼就没理过他了。

可是,在迟昭尔的记忆里那可不是讲解,他根本没问她,她就自顾自地嫌弃。六年级的小方程看到他的错题,嫌弃地回了句,“这么简单的题目,你把它看成=1,分子分母不就出来了?”

方程其实忘了,她和迟昭尔其实还有一个相同的地方——两个人喜欢钻牛角尖。不会的题目一定要自己想通才有意思,绝对不会去问人或者直接搜索答案。实在想不通的情况下,才会接受老师的点拨。

所以,当迟昭尔听到方程的话,觉得她又是在看不起自己,呛了句:“指不定你问我呢。后天2点,过来做卷子,你可别先做,不然你就是不敢跟我比谁做的快。”少年的胜负欲又上来了。

方程没理他,她可不想顶着大太阳跟他做着无聊的比赛。

但是,那可是爱和方程比的迟昭尔,所以,他暗暗把这场比赛记在了心里,打算后天给她一个漂亮的回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