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F; ?> 二十五_师尊莫怪_污书屋
返回二十五  山水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应芜被笑得不大好受,以前她理解的笑都是师尊那样,温温柔柔的,或者觉得她有趣时的笑,她还没听过这种笑声…让人难受。

应芜低着头,不知自己那里做错了,过了会儿,店小二将茶送来,茶汤沉翠,香气扑鼻,应芜笑着点点头,刚想喝,店小二“哎”了声,向她伸手。

应芜疑惑地看着他,又左右看看,她望着店小二脏兮兮的手掌,吞咽口水,小声道:“这…你要如何?”

他不会想摸她的小手吧?这也太脏了…她不要。

店小二陪笑道:“我的仙祖奶奶,您还没付账呢,小店概不赊账。”

“付账?”

“钱!钱懂不懂?”

钱!?钱…钱是何物?

应芜在身上摸了摸,没发现师尊给她备钱,她一时尴尬,又道:“抱歉,我出门太急,家中师尊并未予我钱财,这茶便退回吧。”

“哈?茶汤倒出岂有退回的道理?别仗着自己是仙门修士,就欺负我们这等贫苦百姓啊!”

说罢就哀嚎起来,应芜手足无措,站起来摆手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无意欺负你。”

而且刚才找钱的时候,她发现她袖子里的符箓丢了,这时候也有些慌张,她不知所措,忽然,一道黄色符箓顺着窗户飞了进来,正是应芜丢的那张!

应芜握住符箓,里面还掉出了几个铜板和碎银,店小二顿时止住哭声,满脸堆笑道:“哎,是小的这狗眼,怠慢了祖奶奶,这茶给您便宜些,二十两碎银便好。”

“是我耽误了你的生意,你还愿意给我便宜些,这…这多不好意思啊。”

店小二瞧她是个傻的,仍旧陪笑,将她桌子上的银粒子都抓走了,他说:“没事没事,和气生财嘛,这么多,正好二十两。”

应芜点头,“那就多谢了。”

她这才坐下,拿起那杯茶放在口中。

咦…怎么,这样淡,还…有些难喝。

应芜将茶杯放下,揉揉眼睛,又展开符箓,用手捋平,重新塞回袖子。

她个头小,脚丫还半悬着,大家吃茶聊天,也不理她,应芜心里难过极了,她看着那杯茶汤,忍不住想师尊,想回家。

师尊…她摸摸胸口他给的丹药,思念不断,还没等她调整好心情,眼前的弟子便站起身,与同门道:“时间到了,今夜弦月,正是那诡蛛最虚弱之时,尔等务必提高警惕,不论如何,都要救出两位师妹,不管师妹如何,都不许妄加议论,只需记住:我等此次前来,是为接师妹回家。”

众人点头,便整齐地往外走去,应芜只好跟上他们,她垂着头,身边忽然有位女修道:“方才那流氓欺负妇人是在演戏,想偷你东西。那店小二给你清水冲的陈茶,将颜色香气调了调,一文不值的白水,却要了你二十两。”

应芜惊讶道:“怎会如此?他们骗我,意欲何为?”

“自然是为了你的钱。”

“钱,是这样的好东西吗?”

“在凡间,钱是最好的东西,为了争夺钱财,人类互相残杀,兄弟反目,父子相残也是有的。”

“这…这听起来不像好东西。”应芜叹气,“我初次下山,不知这些,多谢仙子告知。”

“无妨。”

说罢,那个女修就不讲话了。

覆雪宗都穿着统一的服制,面若寒霜,应芜的衣服和他们的颜色类似,所以也不扎眼。

她看看那位女修,心里舒服了许多,便道:“我是应芜,玉清尊者门下弟子,你呢?”

“林霜。”

“嗯嗯。”应芜笑着看向她,林霜瞥了她一眼,也觉得她是个傻的,就没接着搭理她。

等他们抵达鬼村,天便完全黑了,弦月在上,领头的弟子观察了四周的情况,便将十几人兵分三路,他们每个人各司其职,安排好后,应芜也没听到自己的任务,便走上前去,跟他抱了抱拳,说:“我该往哪边,负责什么事情?”

领头弟子面色不佳,他回礼道:“小师祖就随我等前进便好。”

在他们眼里,应芜是自家弟子嘴贱惹上的大佛,他们完全是无妄之灾,这可是正经任务,怎么能随便安插一个不相干的外门弟子进来,还是天尊的幼徒!这么年幼,她什么都不懂,看着就叫人烦心…

应芜却浑然不觉,她还提议道:“可以。我方才听说,这蛛多子,里面又蛛丝盘布,倘若用火焚烧,或许能与其制衡。”

“我等覆雪宗,皆是冰灵根修者,无人用火。”

他面露不耐,还未等应芜讲话,便接着道:“贸然点火,也会打草惊蛇,暴露位置,让自己腹背受敌。小师祖还是老实跟着我们,然后一同回到仙门就好。”

应芜张嘴,他忽然提高声音道:“进!”

“是!”

说罢,各自御剑御风,嗖嗖便飞走了。

应芜赶紧追上他们,她紧随其后,看他们隐蔽气息和身形,她也照做。应芜侧头,看到林霜,又露出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