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F; ?> 二十九_师尊莫怪_污书屋
返回二十九  山水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待从尊者身姿中回神,这一行人才回到天宫。

此次任务如此凶险,确是去几人,回几人,除了那两位女修,全员折返,并无缺员。

向天帝回禀,应芜并未邀功,她有些惆怅,心事重重,天帝唤她,唤了两声她才回神。

应了几句,天帝也让他们散去了。

出了天门,覆雪宗弟子纷纷向她拜别,那位领头的弟子忽然半跪于地,两手抱拳,仰头道:“此行多谢小师祖相助,谢小师祖不计前嫌,救我等于水火。我等去鬼村,都是下了死志的,这两位师妹下山除魔,不想为诡蛛所掳,诡蛛残暴,两位师妹受尽苦楚,我等同门无法坐视不理,即便是尸首,也不愿她们这流落在那等绝渊。现如今她们也得以安息…”

应芜忽然将手搭在他的手上,轻轻说:“我都明了。”

她满目悲悯,这弟子喉头微颤,忍住酸涩,向她垂首,起身离开了。

应芜看向久久不去的林霜,露出一笑,林霜落下眼泪,也俯首向她行礼,远远道:“多谢小师祖。”

应芜摇摇头。

看他们离去,应芜转身,刚想唤来龙泉,就闻到熟悉的香气,褚绥立于她身后,负手道:“阿芜。”

应芜笑着跑向他,仰着脑袋道:“师尊!”

“回家罢。”

应芜鼻子发酸,她点点头,拉着褚绥的手,跟着他一同回到南山。

等到只剩他们两人,应芜才彻底放松下来,身体的疼痛更为明显,她紧握褚绥的手,将头贴在他的手臂上,褚绥知道她受了伤,便道:“换身衣物,来石室疗伤。”

应芜点头,她慢慢挪向房间,找了一件衣袍披上,出来时,褚绥也只穿了件白色的袍子,头发垂落,发丝随风微动,果真是出尘仙人的打扮。

应芜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褚绥道:“阿芜做得很好,为何闷闷不乐?”

“总觉得谁都没救成。心里憋闷。”

“每个人行动的目的不同,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生者想给死者一个交代,这便是交代。”

应芜想起她见过的凡人,又说:“人都好坏…阿芜也讨厌蜘蛛。”

褚绥一笑,轻声道:“孩子气。”

他进入石室,关闭石门,应芜还没来过他闭关修行的洞内呢。她左右瞧瞧,褚绥拍拍石床,她爬上去,褚绥道:“盘腿打坐。”

应芜就冲着他打坐。

褚绥失笑,自行绕到她身后坐下了。

他的手掌覆盖在她的单薄的脊背上,褚绥轻轻揉动,帮她疏通被毒气堵塞的筋脉,应芜胸痛不止,吐出一口黑血,就要向前倒去,褚绥扶住她的肩膀,继续疏导,还说:“运气。”

应芜累了,她勉强提起气力,让气息流动,整个身体却如同被刀片切割那样疼痛。

应芜喘息两次,双手发抖,运气也断断续续的,褚绥叹道:“运气。”

“阿芜没力气了…”

褚绥道:“太懒。”

应芜委屈道:“徒儿累了,实在太累…不如明日再疗伤?”

“明日再疗伤,世上便没有小应芜了。”

应芜吓得赶紧固住双手,一边运气一边说:“我觉得我还可以坚持一下…”

褚绥轻笑,待疏通气脉后,才将双掌放在她的背上,用真气修补她的伤痕。

毒气浸染了她的灵根,应芜吐了好几次血,等血液赤红,褚绥才清去她唇边的血渍,应芜两手捏诀,配合着他的动作调息,周围水汽蒸腾,应芜觉得热了,便动了动,褚绥道:“别乱动。”

应芜道:“师尊,阿芜热。”

褚绥便解开她的衣带,将她上身扒了。

应芜赶紧抱住胸口,见她穿着小衣,褚绥还说:“不必遮,捏诀。”

应芜脸颊通红,别扭地摆好双手,过了会,褚绥用指尖点了点她的穴门,应芜的疼痛才缓解了大半。

“险些逼到心脉。”褚绥道,“再晚一刻钟,就真晚了。”

应芜道:“没想到这样凶险…当时打得…”

打得特别上头,自己快死了都不知道。

“年少轻狂。”褚绥握着她的肩膀,轻轻揉捏,应芜放松身体,在他的手指掠过她的脖颈时,她忽然感觉浑身一颤。褚绥并未察觉,他的手握过她的双臂,最后停留在她的手掌之上。

他帮她活络经脉,清理残毒,她却想要后靠,靠到他怀里,被他环抱着…安慰她的不安。

他是不是一直跟着她,看着她的表现?她是他的骄傲吗?她有没有辱没师门?他夸了她…还在最后关头救了她的性命…她脑子里忽然都是他的身影,整个人都被他呼吸的声响包围了。

应芜头昏脑胀,她摸着自己的小衣,摸到系扣时,她将系带挑开,缓缓扯了下来,褚绥正按着她的双腿,看她脱下小衣,便问:“还热么?”

应芜不答,整个人都向后躺去,她抬起膝盖,握着他的手腕,让他用手臂将自己牢牢圈住,褚绥垂头,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