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F; ?> 第二十五章 青楼_大理寺.卿(双洁1v1破案)_污书屋
返回第二十五章 青楼  安妮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苏陌忆被留在宫里吃了晚膳。

傍晚时分,他辞别太后,在宫门口上了叶青的马车,准备回大理寺。

两人出了丹凤门,经过永兴坊的时候。叶青忽然将车靠在一个小摊旁,撩开车幔道:“大人,后面有辆车,从我们出宫门开始就跟上了。”

苏陌忆捏了捏眉心,淡然道:“早就发现了。”

叶青提了提手中的剑,“要不要将人捉来,问个清楚?”

苏陌忆掀起一半车幔,看见后面不远不近的地方坠着辆两轮车。里面的人也正撩开帘子往外看:是一个白面无须的男子,拨开车幔的时候,兰花指格外瞩目。

苏陌忆叹出一口气,无奈道:“是皇祖母的人。”

“那……”叶青迟疑,“要不卑职去引开他们?”

“不用了,”苏陌忆沉着脸往车壁上一靠,“直接去平康坊吧。”

“啊、啊?”叶青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回趟大理寺,把我最近要办的那些案子的卷宗都搬来。”他神色不耐,长指敲击着膝盖,补充道:“我最近几日就宿在那里。”

苏陌忆要宿在别处的事,其实是早有预谋。

自从那日对林晚卿有过短暂的失控之后,他连续几日都刻意回避她。包括今日去长安殿,名义上是看望太后,但实际上只是想拖延不在大理寺的每一刻时间。

但是无端端地搬到别处去住,难免让人觉得奇怪。特别是林晚卿心眼儿又多,不能被她误会自己是心虚躲她。

现在太后派人跟踪,想必是听说了太液池里他跳水救人那件事。

苏陌忆懒得解释,不如用行动证明他不好男风,又正好不用回大理寺,一举两得。

他让叶青把车停在南曲,自己走了下去。

另一边,东市的一家馄饨店里,跟梁未平几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林晚卿,根本没有注意到最近大理寺里少了个人。

她将杓子里的一个馄饨猛地塞进了梁未平的嘴,道:“我和那狗官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梁未平囫囵着嘴里烫人的馄饨,口齿不清,“我信你个鬼!他那日来我的清雅居,险些就将我的房顶都掀了。你若是没有使出什么狐媚的招数将他伺候舒服,他会这么容易放了你?!”

林晚卿脸色霎时有些不自然,辩解道:“他那种不近人情的性子,我怕是就算使出了什么手段,也无济于事吧。”

“诶!这你就不懂了。”梁未平咽下馄饨,用杓子指着林晚卿道:“这男人耳根子最软的时候,就是那东西被伺候舒服的时候,保管你问什么他都答应!”

“呸!”林晚卿懒得跟梁未平多说,从怀里掏出两文钱放在桌上,回了大理寺。

最近苏陌忆又不知道在忙什么,他不给林晚卿派事,她也就无事可做。

为避免自己胡思乱想,她干脆把所有奸杀案受害者生前的日程都拿了出来,重新清理一遍。

四位死者曾经都是平康坊南曲的歌姬,年龄三十五以上,死前都没有见过男子。

前两位死者死于十月,一位死于二月,最后一位死于五月。

依照她之前对凶手的判断,他是一个扭曲又自卑的人,这样的人一般只会对熟悉的人下手。

且奸杀案的凶手几乎都会有强奸的前科。

之所以会转变为奸杀,一般是因为生活中遭受的突然变故和创伤,让他们难以接受,故而才将一腔愤怒发泄到受害者身上。

也许,从强奸案下手会是个突破口。

因为这一类犯罪中,通常受害者能提供关于凶手的有用信息。

看来,平康坊还是突破的关键,她几乎可以肯定凶手一定潜伏在里面。

可是,他又是用什么方法让人找不到的呢?

林晚卿烦躁地揉了揉头髮,决定今夜再去平康坊看看。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南曲的老鸨告诉她,上次她见过的那几个花娘,已经被那次一同前来郎君点了去。

看他两认识,老鸨带着林晚卿去了三楼雅间,花娘们刚好从里面出来。

当房门被敲开,隔着满室沉香和清茶氤氲,林晚卿和苏陌忆多日不见,两相对望,都愣了片刻。

苏陌忆率先反应过来,迎着林晚卿诧异的目光解释道:“我是来问话的。”

好似生怕她误会自己不务正业,寻欢作乐。

可是解释完的苏大人又很后悔,怎么有种偷偷摸摸上青楼却被夫人抓包的错觉。他以拳抵唇咳了两声,无缝转换回以往不苟言笑的模样,兀自撩袍坐回了榻上。

林晚卿倒没想那么多,她谢过老鸨,行过去坐到了苏陌忆旁边。

紫檀木书案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两摞卷宗,前面一个笔架,上面的笔依旧是长短粗细一字挂好。

纸和笔都是苏陌忆自带的。

茶和茶瓯也是。

林晚卿一时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叹,隻捡了本苏陌忆翻开的卷宗——奸杀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